首页 皇叔,请匡扶汉室吧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6章 民心所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蓟城,幽州的首府,一座城高墙厚的燕云重镇。
  数十丈高的宏伟城墙外,开掘了一条宽约二十丈的护城河,河上架着一座用黑母石打造的粗链所拉起的吊桥,桥身虽是木质材料,但采用的是厚度三尺的实木,并且木头上还包裹了一层坚硬的黑母石,数万军队连续通过应该都不成问题。
  站在这座坚城之下,人真的就跟蝼蚁一般的渺小,如果放在正常历史轨迹的三国时代,只要粮草充足,完全可以关在城里做皇帝。
  刘虞原本觉得渔阳郡的规模已经足够可以了,但跟幽州治所相比,还是差了不少的。
  如果一州之重的城池是这个样子,那长安跟洛阳岂不是……还真想见识一下。
  遐想之时,刘虞的车队已经到了蓟城城外。此时,正值晌午,天空中高挂着一轮炽热的太阳,身披盔甲的士兵已经赶了近百里的路,都开始热汗横流。但蓟城的近百位官员却早就等候在城门外面,顶着太阳迎接刘虞的车队。
  其中,领头的一名官员,见到刘虞的车后,直接一路踉跄加小跑的到了刘虞面前,然后匍匐身子跪下,面部肌肉颤抖道:“齐周罪该万死,没有在大人遇袭的时候及时出兵解救…请主公责罚!”
  古代的通讯十分闭塞,但一个堂堂州牧在上任的途中,还是在治所附近遭遇了外敌的攻击险些丧命的劲爆消息,还是很快的传了过去。
  就算刘虞命大没死,这里的大多数官员都免不了问责的。
  跪在自己车前的这位身材瘦削,脸型方正,眉宇不凡,看起来有些严肃的中年男人是在州牧未上任之前代理一州事务的‘治中’齐周。
  跟赵该一样,治中和别驾都是州牧的高级佐官,不同的是别驾是第一属官,总理一州之政务,而治中则是类似于秘书长一样的存在,主州府文书案卷,掌府内事物。
  刘虞昨天看书的时候,看到了一本类似于‘刘虞工作日志’的书,上面记载了刘虞入仕期间大多数的工作经历。好在自己是一个细心精明的家伙,不然他真的会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了。
  而这位齐周,在几年前刘虞担任幽州牧时就是他的手下了,还是关系不错的旧友。
  从马车上缓缓下来,走到了齐周的面前,刘虞附下身子,直接将匍匐跪地的他扶了起来。
  “主公…”齐周本以为州牧大人会雷霆大怒,毕竟他听说主公的马车在被追杀的时候侧翻,险些丧命。
  然而,刘虞只是相当随和的对他一笑:“齐大人,好久不见了。”
  “是…是!上次一别,已有五年了。”回想起曾经共事的时光,齐周羞愧的低下了头,“大人治理时,幽州处处都是一片祥和,百姓安居乐业,民风淳朴善良。可没过几年竟然变成这番景象了,胡人作乱,盗贼四起,流民成灾……属下,倍感耻辱。”
  齐周所说的基本上都是事实,刘虞虽然作为汉末军阀割据中的一方诸侯,没能够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重振大汉荣光,但在前期绝对算是一个政绩满分的治世之能臣。从把幽州这个靠青冀两州救济的穷州发展成北方一大富州可见其能力水平。而没有刘虞的财政支持,公孙瓒也不可能仅仅凭借一州之力就把胡人打得叫爸爸。要知道西汉初期,整个大汉朝都拿匈奴没办法呢。
  刘虞能够感受到齐周现在觉得很耻辱,但并不想去责备他。
  刘虞,不对,应该说刘宇,他是一个三国历史的狂热爱好者,不仅对曹孙刘三巨头的故事如数家珍,而且对于并没有被演义所浓墨重彩刻画的一些冷门人物的事迹非常了解。比如汉末战神皇甫嵩,比如乱武毒士贾文和,比如曹魏首席谋士戏志才,他们都是被演义所边缘化但在历史舞台上挥洒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杰。当然,还有自己,刘虞。
  在历史上,公孙瓒的确杀死刘虞霸占幽州,成功下克上,但因为刘虞的人望,在他死后,不少刘虞旧部起兵反抗公孙,将其元气大伤直接导致日后不敌袁绍。而齐周,便是其中一人,绝对的忠臣阵营。
  在诸侯割据时期,作为一个集团的领袖,最首要的问题就是搞清楚立场——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这也是穿越者的福利,身为主公身份时,你可以知道哪个是忠臣可以信赖,哪个是佞臣必须防范,哪个喊你义父绝对不能答应,这都是严肃且致命的问题。
  看着因为汗颜而俯首的齐周,刘虞将一只手缓缓的搭在了对方的手心,然后有力的握住。
  “主公?”齐周愣了愣,错愕的抬起了头。
  对此,刘虞不言,只是牵着他的手,两个人一起的坐上了最拉风的领导专车。
  “主公……”原本羞愧得无地自容的齐周,被刘虞这厚重的礼遇给震慑到了,更为那句‘好久不见’所触动内心,眼睛里面竟然泛出了脆弱的光。
  如此贤明仁德之主,我必定一生追随,就算是为了他去死,我也绝无一句怨言!
  看着快要被自己整泪目的中年男人,刘虞安心了。
  纵观三国三巨头的成名经历,不难总结出一个观点——不跟手下ga.y的主公,都不是好主公。
  刘备能够跟关二张三同榻而眠,我又何尝不能和紫胧将军共度良宵呢?
  啊…这好像是曹贼嫖过最贵一晚娼时的发言。
  在幽州大小文武官吏的迎接下,刘虞跟齐周一起进入到了这座城中。
  渔阳太守准备的马车跟自己来时的轿子不同,属于圆盖的战车,空间是敞开的,能够看到外面的风景。所以在进城的时候,刘虞见识到了什么叫作民心所向。
  壶浆箪食,以迎王师。
  蓟城主道两旁,挤满了迎接刘虞的百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