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苍茫之樗公传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十六章 王子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微风轻轻拂动着鬓边散乱的发丝,配合着冬日冷阳细致地勾勒了出那笔精致的下颔线,末梢添着些许并不浓密且略凌乱的小胡须,那样的凌乱让本该只出现在画中的绝美脸蛋得以合情合理地出现在现实中,那样的不浓密则暴露了此人的年纪并不大。
  深邃的双眼在寒冬时节显得更加冷艳,这时,一片雪白的晶莹落到了他的睫毛上,他用手指去抹了抹眼眸,然后抬头向天上望去,发现了更多雪花正在缓缓落下。
  下雪了。
  当狼赳再次把视线调回正在历经惨烈厮杀的包围圈时,一根箭沿着一道半弧朝他飞来,箭没有太大力量,被他轻易在半空中捉住。只是这根箭的来源令他疑惑,因为胜券在握的他不应当在此时受到这种敌军反击的信号,于是他沿着箭飞来的路线看去,发现进行反击的只有一个人,一个矮子,而且那个矮子曾在狼赳的记忆中短暂出现过。
  戴矮子终于引起了狼赳的注意,虽然不清楚是否也让对方回忆起了自己曾经的存在,但戴矮子便可因此在死前聊以慰藉。狼赳从没有正眼瞧过他,以前吃掉他的全部部队只是顺便一吃,而他自己却把狼赳当成了最大反派,那样自作多情的仇恨很伤人自尊,尤其是先天残疾人的自尊。
  但狼赳的疑惑很快又变回了冷漠,在他眼里,那不过是一个垂死挣扎者最后的倔强罢了,他甚至不打算除掉这个可能的威胁,只是平静地等待手下的步兵一点点缩小包围圈,像是在观望屠宰场的日常作业一样。
  短短不过几个时辰,狼赳将在战损极低的情况下完成对洪京大军的全数歼灭,如此战例在历史上非常罕见,叛军对朝廷军这样碾压式的围歼更是绝无仅有。
  雪越下越大,落到血流成河的大地上化成了一片片红色的冰晶,这给残酷的战争蒙上了一层唯美的面纱。
  随着包围圈慢慢缩小,包围圈内的死人不断堆积,当然也有活生生的人被提前堆积到了其他活人的脚下。不断挤压的生存空间让洪京军再也不像一支军队,求生的渴望让他们忘记了真正的敌人,而迁怒于正在侵蚀自己生存空间的战友,于是包围圈内开始出现了自相残杀。
  过于狭小的空间无法拔刀相向,他们就把身边的人拉倒,当然其中有一部分是无意为之,但是肯定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怀揣着你死我活的仇恨。洪京军彻底崩溃了,死人被踩在脚下堆叠,活人全成了畜生,这场战斗的胜负已分。
  “我、我们投降!”
  “绕我一命,绕我一命!”
  “求你们放过我吧!”
  包围圈内的士兵开始有人大叫着投降,先是三两声,随后便是一大片求饶声,若不是狭小的空间不允许,他们一定会跪地狠狠磕几个响头。然而狼赳熟视无睹,此时的他像是真的在看待一群待宰的畜生,而人类与畜生的语言根本无法想通。
  一阵冷风吹过,雪花的飞舞变得更加妖娆,狼赳下意识地朝着风吹来的方向望去,风雪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支军队。
  “王子覆”
  “王子覆?”狼赳低声念着那支军队的军旗,但他只是认识这些字,并不认识这个人,再看那支军队,尽管数量不明,但是目之所及的尽是全副武装的骑兵和甲士,其装备水平甩了这边正在缠斗的两支军队好几条街。
  这支军队以往从未出现在狼赳的视线中,他不知道这个王子覆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无论从哪里冒出来的,反正肯定来者不善,因为在北方大地上能够拥有那么高武装水平的也就只有朝廷的军队。
  包围圈中的洪京军也看到了那支正在朝这里奔腾的军队,尽管洪京将军也不知道这支军队是什么时候组建的,但他认得“王子覆”三个字,也认得王子覆这个人,便知道了这就是高夷王派来的援军。
  “援军来啦!援军来啦!”
  “得救了!”
  将士们重新燃起了生存的希望,希望让这群畜生变回了人类,然后再从人类变回士卒,这支军队的士气迅速死灰复燃,开始有人拿生命去冲击着包围圈。希望是一种很古怪的东西,它本身应该是对生存的向往,却能让一个本来可以再多活一会儿的人毅然决然地选择慷慨赴死。
  狼赳依旧是冷眼面对这样的变故,他翻身上马,手持长矛,高声号令道:
  “骑兵集结!准备迎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