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败蓝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千两百二十五章 一柄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陆隐接触了陆源老祖,接触了红颜梅比斯,接触了古亦之,接触了武天,而今,他还是觉得,唯有死神的力量,带给了他无与伦比的震撼,这份震撼不仅仅因为他修炼的是这份力量,更因为死气这股力量,带来的是烙印在无数星空巨兽血脉源头的恐惧,是带给无数人死亡的路,正如其名,死气,死亡的气息。
  
  天封目瞪口呆望着死神勾廉斩落,怎么可能?此子怎么可能还有这股力量?哪里来的?此子到底修炼了多少力量?
  
  没人会回答它,即便木先生都惊叹陆隐修炼之杂,更不用说它。
  
  而死神的出现,都要归功于天封的三绝阵,若没有三绝阵内的死气,凭陆隐体内死气,根本无法引出死神。
  
  这是死神一斩。
  
  清脆的声音清晰落入所有人耳中,紧接着,黑暗笼罩天穹,化为一股黑色的洪流震碎第二厄域半个陆地,这片星空,天黑了。
  
  死气取代了天穹,震撼所有人。
  
  就连天赐都被震住,想起了那遥远的过往,想起了与死神一战,面临的连他都为之心寒的绝境。
  
  好在死神已经死了,他死了。
  
  黑色母树之上,唯一真神抬头望天,目光复杂。
  
  曾经,他联手四方镇守使对付天上宗有多艰难,三界六道,一个个要避开,一个个又要算计,围杀,如同此刻的天上宗围杀他的三擎六昊,不,比现在还难。
  
  那时候,三界六道都已经达到序列规则巅峰,随时可能突破始境。
  
  那一场场战斗历历在目。
  
  而死神,绝对是过往决战中,最难对付的强者,那一战,连他都震撼,真是熟悉的一幕,这股震天憾地的死气,足以埋葬一切,包括那弥漫天地的序列粒子,若不是…
  
  好在最终,还是结束了。
  
  死神,毕竟死了。
  
  他转头望向远处,承受如此一击,天封,也完了。
  
  黑色母树下,大天尊出神望着远方,初黑子,真怀念呐。
  
  黑暗,缓缓散去。
  
  死气,终会消失。
  
  所有人望着高空,看到了陆隐,也看到了另一道人影,那是一个浑身缠绕绷带的长发女子,看不见面容,除了发丝与水灵双眸,其余什么都看不见,但那股气质却遗世独立,哪怕看不见面容,哪怕缠绕着绷带,也可以感受到那股不染尘埃的气质。
  
  “花花。”红颜梅比斯目光泛红,双拳紧握。
  
  武天,陆源都脸色低沉。
  
  他们没看错,那肯定是珈蓝之洛,她从天封体内出来了。
  
  可如今的珈蓝之洛哪有半分曾经的样子?那时候的珈蓝之洛最是美丽,被称作洛水之美,遗世独立,看不上任何人,即便师父都说,她的美,钟天地之灵秀。
  
  而今呢?
  
  扒皮抽骨,毁容之刑,天封,该死。
  
  陆隐与珈蓝之洛背对众人,望着前方。
  
  天封身形露出,黑暗散去,它体表的图案自一个点开始,逐渐开裂,如蜘蛛网一般。
  
  天赐脸色低沉。
  
  天恩声音不再那么温柔:“人类,你们逆伐天封,你们会受到灭绝之苦。”
  
  天封后退,不断后退,并发出凄厉的嘶喊:“人类,你们死定了,你们这个种族肯定要灭绝,你们会灭绝。”
  
  珈蓝之洛张开手,白色长枪出现,一步踏出,抬起长枪砸向天封:“先灭了你们再说。”
  
  身体忽然顿住,一字弥天阵。
  
  陆隐收起死神左臂与勾廉,身体恢复原状,体表干枯,抬手,尽管双手双脚依然被锁住,但他修炼的力量实在太多了,这四股力量用不了,那就换一换,物极必反,点将台出现,心脏处星空,一颗颗星辰震动,虚神之力,木之力,君王气等等,各种力量出现,朝着天封冲去。
  
  天封都傻眼了,还有这么多力量?哪有人修炼那么杂的?不可能,都是假的,假的。
  
  陆隐被一字弥天阵困住,唤将而出墨商,紫皇,七星螳螂,空寂,以及那十七个祖境强者,如同一个军团朝着天封杀去。
  
  这一幕让无数人无言。
  
  明明是一个人,却招出一群人杀向敌人,这就是陆家的天赋,太变态了。
  
  一字弥天阵不断困住一个个强者。
  
  如果是之前,天封根本不在乎这些生物杀向它,对它毫无威胁,现在,图案破碎,体表都在碎裂,它不能承受任何伤害。
  
  七星螳螂展翅,以媲美时间的速度飞向天封,抬起刀廉斩落。
  
  不是序列规则,天封没有优势,它宁愿这些都是序列规则强者。
  
  乓的一声,天封被七星螳螂的刀廉砍中,晃动后退。
  
  空寂相隔遥远打出了空空掌,打在天封体表,将它再次震退。
  
  紫皇的力量极强,足以跟斗胜天尊比一比,墨商是陆隐遭遇的第一个序列规则强者,却绝非弱者,他的实力足以与叶仵,弃路人比拼,是绝对的高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