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八十七章 十年前的笔记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文学社的书架就像是一个蕴藏着无数秘密的宝库,在上面随时可能找到一些震撼人心的秘密。
  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顾渊在上面找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一本日记本。
  准确地来说,是一本十年前的日记本,但是保存得很好,就像是新的一样。
  是很古老的那种侧边有密码锁的本子,四位数,顾渊当时也没想着能打开,只是随手把文学社里每个人的生日输了进去,没想到输到0616的时候,书上的锁居然“啪”地一声弹开了。
  这一度导致顾渊以为自己发现了柳卿思写满秘密的本子,然而扉页上的署名却立刻粉碎了这个幻想。
  是一个叫做“叶秋玲”的人。
  第一篇日记的日期是2006年三月十七日,十年之前的一天。
  “喜欢一个人是克制不住想要跟他亲近,跟他说话,了解他的一切的。你有这个机会,把你的喜欢包裹在同桌的身份下,常常开个玩笑,互相贬损,再互相关心。即使治标不治本,也比见不到摸不着,假装不认识要好得多。叶秋玲,你要振作起来!相信未来会更好!!!”
  最后一句话的后面加了三个感叹号,看得出当时写下这篇日记的人,一定在很努力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虽然偷看别人的日记不太好,但毕竟都在这里放了十年了也没来取,想必作者一定也不介意吧。
  本着八卦万岁的精神,顾渊决定继续看下去。
  就看一点点,再看一页就好了。
  下一篇日记的日期是2007年的五月十二日,十年前的今天。
  “很多人都来问了我,学文还是学理,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来问。真是个木头,唉,是不是因为我也没有问他呢?明明是同桌,但却一直在避开这个话题。”
  居然是涉及到文理分科的内容,看来即使过了十年,学生的烦恼还是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顾渊继续往后看去。
  “今天我忽然有了个荒唐的念头,如果他没办法学文,那我就去学理好了,反正,就算学理,我肯定也能够学得比他好。我把这个念头告诉了社长大人,结果被她狠狠地说了一顿。嘿嘿,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不过就是想想而已吧……也许,总之,我应该还是会去学文的。”
  “又到了夏天了啊,夏天是最好的季节!天光悠长,夜晚风凉。虽然白天没有空调真的很难受,但是晚上有风的时候真的好舒服啊,但是陈歌却不这么想,他说他最喜欢的是冬天,因为冬天可以吃火锅……真是的,夏天可以吃雪糕啊!司君墨那个笨蛋竟然还支持他?说什么,冬天也可以吃雪糕,而且雪糕这种东西就是要天寒地冻的时候吃才能真正品出它们的味道,简直是强词夺理。”
  陈歌?等等,我没看错吧?
  “哟吼!来这么早。你在看什么好东西呢?让我看看!”
  就在这个时候,齐羽推门进来,顾渊刚被日记上的内容震惊了一遍,又被她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一口水直接没憋住,噗的一下全部喷在了齐羽的脸上。
  穿着短袖格子衫上衣的少女一脸懵地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
  “顾渊!”
  “咳……咳咳咳……”
  顾渊连连摆手,一边咳嗽一边朝她扬了扬手里的日记本。
  “等会再说……咳咳,你先过来看看这个。”
  “嗯?”
  齐羽半信半疑地走了过来。
  “妈妈说,秋玲,你不应该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这样是在浪费你的天赋,浪费你的青春。但我觉得,青春本来就是拿来浪费的嘛,或者说,青春就是这样吧,谨慎珍惜还是放肆恣意都一样,反正不管怎么度过,只要没有得偿所愿,最终都会遗憾地明白,这段好时光,到底还是浪费了。”
  “所以我想,既然不管怎么样度过都是浪费,那不如就浪费在你身上吧。”
  “陈歌,我喜欢你。”
  “哈——”
  齐羽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瞪圆了转头看着同样眼睛瞪圆了顾渊。
  “这难道是……”
  “嗯。”
  顾渊眯缝着眼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在图书馆大厅门口就听到你们的声音了。”陈歌推开半掩着的门,却看到了两个毕恭毕敬并肩站着的人,顾渊和齐羽背对着夕阳的霞光站在那儿,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她,“干什么?列队欢迎啊?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面子了?”
  “没什么没什么。”
  顾渊和齐羽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搞不清状况,陈歌开始慢慢地向屋里走。
  三个人以某一点为圆心开始进行圆周运动。
  “我难得来一趟,怎么才来你们就要走?”
  陈歌站到了桌边,而顾渊和齐羽两个人则换到了门口的位置。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