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华娱之流量天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364.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泪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时光如白驹过隙,悄悄从指尖溜走,七月流火,连续多日的高温天气,使热气流窜到每一个角落,连行道树都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只有知了肆意喧哗着让人闹心。
  
  当国航波音747客机平稳降落在三亚机场,袁华重新踏上祖国土地时,眼眶微微湿润,以略显夸张的咏叹调高声吟诵道:
  
  “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张毅、蒋路霞等剧组成员不禁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唯一没乐的是导演林超闲,虎着脸说:
  
  “哎,你不要老是阴阳怪气的行不行?”
  
  袁华挑了挑眉:“怎么?咱都出去这么久了,此时此刻抒发一下游子还乡的心情都不行吗?”
  
  林超闲冷哼一声不吭声了,其他演员则是偷偷的笑,其实他们这三四个月也被林超闲折腾的够呛,但是他们可没有袁华这样的底气,可以肆无忌惮地“内涵”导演。
  
  要说袁华真有这么爱国,就出去几个月回来一趟就搞得热泪盈眶的,那估计也没几个人信,未免太假,这段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主要还是因为这段时间在国外过的实在是太苦了,所以这一次回国也算是结束噩梦,苦尽甘来旳标志,因此才会这么激动的“诗以言志,有感而发”。
  
  回顾《红海行动》全组这段在摩洛哥长达101天的艰苦拍摄,恐怕就连导演林超闲自己也有几分“不忍回首”,因为每一场戏的拍摄环境都极其艰苦,大家都不好过。
  
  沙漠戈壁,高山沟壑,黄沙漫天,子弹横飞,坦克追击,突围爆破……《红海行动》一幕幕壮阔大气的荒漠激战场景,观众们坐在影院都觉得头晕目眩,灰头土脸,更别说拍摄电影时摄制组和演员们吃了多少土,受了多少苦。
  
  但正因为这样的戈壁腹地和炎热气候,才与原型故事相契合,才能给观众呈现最真实、最震撼的热血场面。
  
  其实袁华他们一开始在卡萨布兰卡的那段时间也还算凑合,虽然说此处地处非洲,但是至少还算是繁华,多少有些不便之处,但还能接受,忍忍也就过去了。
  
  不过当拍摄地点从城市转移到荒漠戈壁的时候,随着取景地逐渐接近撒哈拉沙漠,生活品质也自然直线下降,让所有人都叫苦不迭。
  
  沙漠里拍戏才是最最考验人的,平均温度达到45度以上,而且拍摄场景很多都是真实爆破,具有不小的的危险性,当初林超闲找演员的时候,很多人听到要在沙漠里拍戏都望而却步!
  
  可能很多人都略有耳闻,沙漠的昼夜温差可以达到20°以上,还经常会遭受沙尘暴的“洗礼”……但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恐怕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么遭罪。
  
  袁华自持他还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而且还算是那种“吃苦耐劳”的敬业演员,但这次连他也真的差点没绷住,如果不是早就知道《红海行动》叫好又叫作大卖36亿,恐怕早就提桶跑路了!
  
  永别了撒哈拉……不对是摩洛哥,反正非洲这块儿破地方,劳资以后是再也不会再来了!
  
  以后谁敢让我来非洲拍戏,劳资直接当场就是一键拉黑,就当我们不认识。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自己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现在《红海行动》在国外的戏份已经全部拍摄完毕,剩下的就只有国内一些收尾的戏份。
  
  估计最多再有十天半月,袁华应该就能顺利杀青毕业了,毕竟国内戏份里面他的镜头并不多,因为国内的剧情主要是在战舰上,这一块儿挑大梁唱戏的是张函予。
  
  袁华一行在剧组预定的五星级酒店入住,袁华一进房间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接着一屁股瘫在沙发上小憩,而随行的小助理方静则打开行李箱,脚不沾地的帮他各种收拾布置……
  
  “老板,老板……”
  
  袁华悠悠转醒,随手扯掉方静帮自己披上的空调被,揉了揉眼睛说:
  
  “怎么了?”
  
  “刘小姐的电话——”,方静将手机递过来,袁华接过来瞥了一眼,然后拿起手机语气温柔的说:
  
  “喂,茜茜——”
  
  不过手机那头刘天仙的语气可不算特别热切:
  
  “嗯,你在哪儿呢?”
  
  坏了,袁华顿时暗道不妙,不过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
  
  “嗯……在三亚,今天回来的,刚下飞机,”然后就立刻诚恳道歉:
  
  “那个……我知道错了,我之前说过要去纽约探你班的,但我这一忙就给忘了。
  
  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这边估计再有十天半月就杀青了,等我这边一结束就马上飞过去看你好不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