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贞观悍婿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7章:谈论兵法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厢房内。
  秦怀道面对李靖的询问没多想,这种事以往上战术课时研讨环节经常干,笑道:“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放为上策。”
  “阵而后战,兵法之常?”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李靖咀嚼着这两句话,顿时脑海中天雷滚滚,往日许多困惑、迷茫轰然瓦解,豁然一亮,双目熠熠,仿佛看到一条兵家大道,喃喃自语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下一刻,李靖起身,郑重给秦怀道行礼:“此言大善,开宗明义,一语道破兵家精髓,可为兵法之圭臬,多谢赐教!”
  “不敢,不敢——”秦怀道吓了一跳,至于么?赶紧说道:“当不得世伯夸赞,晚辈只是觉得战无定法,当因时、因地、因人、因器而变,不可循规蹈矩,一成不变,特别是武器革新后,战法更需要更新。”
  “当得起,术业有先后,达者为师,不过,这因时、因地、因人制宜老夫明白,这因器而变又何解?”李靖好奇地追问道,两眼放光,不自然间将秦怀道当成同道中人交流。
  秦怀道也是军人,喜欢聊军事,没多想,解释道:“世伯,兵器之利,可改变战局,战法必然也跟着改变,如早期的战车横扫天下,骑兵出来后战车黯然退场,又如秦弩之利,横扫天下,无人能挡,可见兵器能左右战场,但决定胜负的是人,所以,兵法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哈哈哈,此言大善,仅凭此言,兵家当有你一席之地,老夫所著兵法现在看来有诸多不足,当修改之,明天便送来与你好生看看,共探讨之!”李靖惊喜地夸赞道,浑然忘了刚才还想着传衣钵,现在却成了请教。
  “不敢,不敢!”秦怀道吓了一跳,倒不是怕,虽然对古代战法不熟悉,但大同小异,纸上谈兵,提些建议问题不大,关键没空啊。
  “就这么说定了。”李靖却有些亢奋起来,还想再说什么。
  秦怀道意识到吹过头了,赶紧岔开话题:“世伯,咱们兵分两路,继续审,争取今晚全部拿下,明天呈报上去,给他们定罪如何?”
  “善!”李靖满口答应。
  同时审讯,效率高了许多。
  一个多时辰后,所有人全部审完,唯独没提审崔世海,时机未到,秦怀道安排几名府卫送走李靖,继续处理事务,府卫睡哪儿,吃饭怎么解决,哪些地方需要布哨,哪些房间留着做什么,等等,都需要安排好。
  一直忙到丑时,也就是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没钟表,只能大概估计,秦怀道跟大家告别后只身回府,却在拐角处转向,将自己融入到暗影中,顺着街巷直奔东市方向而去。
  一路上巡逻不少,秦怀道小心避开,避不开便躲起来,等巡逻队过去再继续赶路,不知不觉来到红船附近,隐藏在暗影中观察。
  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四周房屋也都漆黑一片,远处万花楼和天仙楼倒是红灯霓彩,但也安静下来。
  秦怀道猛冲过去,迅速上了红船。
  船上空无一人,静的吓人。
  秦怀道抹黑进去,借着微弱的月光来到船舱里屋,撬开船上木板,见装银子的箱子还在,打开一看,金饼和银子都在里面,果然和自己预想的一样,藏银子的地方隐秘,没人知道趁乱拿走。
  原本秦怀道不想碰这笔不义之财,打算通过正规、合法方式拿到赔偿,那些被杀车夫必须赔偿,自己损失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但李二不让查,找谁要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