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四合院:从晋升工程师开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27章 拉磨的驴累死也不能卧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林祯有些聪明的过分了。
  
  
  
  事事都能想到自己前头,不动声色的就把自己给打压了。
  
  
  
  有一个厨子徒弟不说,还有一个医生徒弟。
  
  
  
  简直要上天。
  
  
  
  可惜自己刚说一句话,就被马华发掘了。
  
  
  
  想打听也没戏了。
  
  
  
  马华回到后厨,把前厅给工人打饭的人都召集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啊,原本钳工车间的易中海现在被调到了卫生科扫院子,具体原因相信大家也都听说了,这老头道德败坏,是个伪君子,以后你们打饭的时候遇到他,手都给我多抖几下,不用管何雨柱,听见没?”
  
  
  
  “没问题,这老东西隐藏的深,既然知道了,当然不会再当大爷去尊重了。”
  
  
  
  马华微微一笑,心想你易中海竟然还想套我的话。
  
  
  
  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刚入场的青涩学徒了。
  
  
  
  敢打我师父的主意,让你知道什么叫吃不到好菜!
  
  
  
  易中海彻底的老实了,不管在院里还是在厂里,他都成了一个沉默寡言,见人就低头的人。
  
  
  
  接连三天过去。
  
  
  
  傻柱还是颓废的很,他现在对生活失去了动力。
  
  
  
  不像以前那样,干啥事都有使不完的力气。
  
  
  
  现在是干啥事都提不起精神。
  
  
  
  想想也是,人这一辈子不就是为了孩子吗?
  
  
  
  可孩子不给自己面见。
  
  
  
  边上的秦淮茹也不跟自己说话,贾家的三个孩子也躲着自己。
  
  
  
  让雨水帮忙介绍对象吧,这妹妹干脆没有了反应,提都不带提的。
  
  
  
  这天下午,傻柱有气无力的去东户易中海家。
  
  
  
  托易中海再给自己请几天假。
  
  
  
  这人只要一躺平躺惯了,再想起来干活,就提不起精神了。
  
  
  
  “1大爷,您明天跟食堂主任再说一下,我病没好,接着请假。”
  
  
  
  易中海皱眉道:“再请假后厨就有人来实地调查了,你到底怎么了,也没病得倒床上起不来,怎么就不想去干活呢?”
  
  
  
  傻柱叹气道:“唉……累死累活的工资,一多半都给刘玉华了,还不让我看孩子,一心为院里的人着想,帮助困难户,结果落得被困难户一家子埋怨,不说了,心累!”
  
  
  
  “行吧,我明天跟食堂主任说说。”
  
  
  
  “嗯,谢谢了……”傻柱蔫不拉几的又回屋了。
  
  
  
  西户门口做饭的秦淮茹眉头皱了起来。
  
  
  
  她当然知道傻柱说的困难户就是自己一家子了。
  
  
  
  由于婆婆贾张氏的强势,这几天自己和傻柱没说过话。
  
  
  
  傻柱请假没上班,在外面见不着,在院里躲着,因此两个人就没聊过。
  
  
  
  秦淮茹往自己屋里看了一眼。
  
  
  
  婆婆贾张氏正在门里面坐着纳鞋底。
  
  
  
  “妈,我去一趟傻柱家,您别生气,您生气我也得去!”
  
  
  
  贾张氏气得一把将鞋底子扔进了线筐里。
  
  
  
  “秦淮茹!这日子你还过不过?”
  
  
  
  “就是要过,我才要去的,反正我没有嫁给他的心,您要是多想是您的事,这个院里总共就两家对咱们好,还都被您闹得断了路,您能不理他们,我不能!”
  
  
  
  秦淮茹说完头也不回的去了傻柱的屋里。
  
  
  
  气得贾张氏浑身发抖。
  
  
  
  想破口大骂,但张了几次嘴没有骂出来。
  
  
  
  她是个聪明的老太太,已经后悔和易中海闹得太绝。
  
  
  
  她也看出来了,儿媳妇对傻柱没有真心,就是为了能划拉点。
  
  
  
  易中海的身败名裂可以说全是自己一顿哭诉造成的。
  
  
  
  想了想以后再也吃不到绝户,确实有点亏。
  
  
  
  忍了忍,还是没有骂出声,而是狠狠的朝着傻柱家的门啐了几口。
  
  
  
  秦淮茹到了傻柱屋里一看。
  
  
  
  傻柱正了无生机的躺在床上,脏衣服堆了一堆,吃完饭的锅碗还没刷呢。
  
  
  
  秦淮茹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端起傻柱的锅碗出去刷洗干净。
  
  
  
  又进屋把床上的脏衣服都拾到盆子里。
  
  
  
  傻柱惊疑道:“你这是要干什么?想让你婆婆撞死在我家门口啊?”
  
  
  
  秦淮茹笑道:“放心吧,她比谁都怕死,你就是给她钱,她都不带撞的。”
  
  
  
  “不是,你给我刷什么锅碗,洗什么衣服啊?棒梗那边好解释吗?”
  
  
  
  “好不好解释,我也得帮你啊,你看你现在一点干劲都没有,你帮不了我家了,我就来帮你,谁让都是邻居呢?”
  
  
  
  一句话说的傻柱眼泪快掉下来,瞬间斗志满满。
  
  
  
  “唉!我是被刘玉华气得了,行了,你一句话我就转过弯了,就凭你这个明事理的邻居,我也不能躺下,以后的日子还得过,我现在就加班去。”
  
  
  
  秦淮茹嘿嘿一笑,“去吧,中院里三户人家都指望你一个顶门梁的人呢,你倒下了,东西两户怎么办?老头老太太生病了都没人往医院背!”
  
  
  
  “得嘞,衣服洗好给我挂绳上就行,我回来自己收!”
  
  
  
  ------题外话------
  
  
  
  感谢大佬‘柠檬草芝麻’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月票!
  
  
  
  7017k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