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我要冲浪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八十二章 生意归生意,审美归审美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姚远正在看首日的彩铃收入报表。《少年》第一,下载1万+《老鼠爱大米》第二,下载1万+《猪八戒背媳妇》第三,下载8千+前十的都过万了,最后一名是一首轻音乐,下载才2百多。
  
  首日除掉各种分成,总收入才十几万,这是卖掉短信业务后,除广告外的第一笔收益,跟之前月入千万比不了。”
  
  但没关系,今年彩铃用户200万,明年就2000万了,后年达到了4000万,那是几十亿的市场利润!
  
  在无线增值最后捞一笔,全面转向互联网。
  
  何况他现在就在鼓捣电商,准备骗融资,哦不对,准备吸引融资入场……
  
  姚远叫来一个员工,问:“许镜清的版权收益有多少?”
  
  “目前上了《猪八戒背媳妇》《女儿情》两首,按您30%的分润,首日共9600块。”
  
  “马上给他打过去。”
  
  “不,今天大家高兴高兴,以后还是按月结。”“好!”
  
  员工去了,姚司令穿上外套,出门赴约。
  
  下了楼,启动小雅阁,奔央视大楼的方向,嘴里哼着曲儿:“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当年许镜清的音乐在各种彩铃平台上火爆,全特么是没版权的。
  
  虽说sp上彩铃,要给移动出示版权授权书,但这东西太容易作假了,甚至说公关费交足了,不用授权书也行。
  
  许镜清到处维权,最后收了8千块的分成,其中一家网站给2块7毛钱。
  
  2块7毛钱,那得是什么分成啊?
  
  姚远干不出这事,别看他现在捧网红,捧草根,那是为了生意,生意归生意,审美归审美,一向尊重老艺术家。
  
  他给《丁香花》才10%。
  
  现在看不出来,等过两年的,那些人会对他感激涕零。凡事怕对比,彩铃时代,sp白嫖了多少创作者?
  
  一分都没给人家。
  
  葛延枰是央视综艺频道的一名制片、导演。
  
  以前做过青歌赛,做过《音乐大舞台》《星星音乐会》《星星擂台》,都不太成功。1999年又创办了《星光无限》,一款唱歌比赛的节目。
  
  不能说失败吧,算不温不火。
  
  央视一直在推行制播分离,10亿受众,得多少节目才能供得起?如果全部自己做,成本太高但央视又极其特殊,改革困难,只能一点点试水。
  
  今年就试水了,先以《开心辞典》《幸运52》《同一首歌》《艺术人生》等十个栏目做试点,台里不给一分钱,只给广告时段,让其自负盈亏,自己跟广告方对接。
  
  再有“淘汰制”和“警示制”:
  
  收视率最低、广告最少的十个栏目被淘汰,次低的被警示。被警示的10个栏目有半年的整改期,如果成绩没有明显提升,将会彻底淘汰。淘汰可受不了啊!
  
  其所在频道,一年内不能增加新栏目!
  
  被淘汰栏目的制片人,两年内不得开办新栏目!这尼玛等于连坐,台里现在人心惶惶,葛延枰也是其中之一,生怕哪天《星光无限》上了警示名单。
  
  各制片人都抓耳挠腮,憋着劲的提升节目收视率。
  
  下班时间。
  
  葛延枰在电梯里疑惑不已。
  
  他即将赴一个饭局,饭局吃得很多了,但今天的不同,是广告部主任郭振西介绍的。对象是99公司,他知道这家公司,《少年》就是99弄的。可自己又不是MV导演,找我干什么?
  
  莫非他们想做节目?
  
  葛延枰如此想着,出了大楼,到了距央视不太远的一家高档店,进去便瞧见一个年轻人。(有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