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类更新计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883 老所长曾经说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战争之后,总有人尸骨无存。
  
  马革裹尸,是很高级的奢望了。
  
  远离地球的地方,人会变得不一样。张荷早就说过了。
  
  在严酷的环境下,人类行为也会变得极端。
  
  在看不见的思想战场上,科学素养,败给了信仰。
  
  张荷在这场战争中,战败了。
  
  兰泽亲眼看到了人类更新研究所的老所长预言的事情。他终于意识到老所长说得对。
  
  太空时代到来,注定有一些人要被永远抛弃在地球上。新月城那样人口驳杂的大规模太空生存实验,根本上毫无意义。
  
  然而:
  
  “只有流血才能打消改良的侥幸,下定革命的决心。”老人也曾这么说过。
  
  因此,张荷的牺牲,归根结底还是有意义的。
  
  不论是否能够唤醒神州,在兰泽的心目中,她虽败犹荣。
  
  他胸中有暗火焖燃:总有一天,我会替她打败所有对手。
  
  60年底,张荷应该年满54岁了。
  
  宗教团体节日庆典的片段,反复折磨了兰泽的眼睛。
  
  兰泽终于确信了,张荷的遗体不可能回到神州。孩子们的遗体,更不可能回到神州。小末末,恐怕也是找不回来了。
  
  神州官方姗姗来迟的新月太空城罹难人员公告,确证了他的判断。
  
  时光滑向了61年。他开始尝试其他努力方向。
  
  他为张荷申请了克隆。每个太空人在地面上都留有重要器官的备份。切一小块,足够克隆出副本新生儿。
  
  牺牲在外太空而又没有留下地球后代的神州籍精英太空人,有政策保障,可以合法克隆。这是国家对太空人才池的兜底维护。
  
  可惜张荷与兰泽那些死去的儿女们,连申请克隆的资格都没有。
  
  而张荷也不是完全没有地面上的子女,她还有小麦。
  
  所以兰泽的申请,属于心怀侥幸地尝试一把。
  
  看到《驳回通知》出现在自己的手环中,兰泽一点也不感觉意外。
  
  打开细看了一眼,却发现意外后面还藏着惊喜。
  
  坏消息在前。告诉他,他不符合申请人资格。几类申请人分别为:近亲属,服务单位(法人团体),公共管理部门。
  
  如果他们还没离婚的话,他倒是有“近亲属”的资格。但张荷在太空城工作了多少年,他们就离婚了多少年。
  
  所以,申请克隆的事,兰泽打算,既然他不行,回头让小麦再来一遍。
  
  紧接着,他就看到通知的后面一半:克隆进程已经启动了。
  
  ??
  
  他到民政部平台上查询了一下:张荷的克隆进程确实已经开始。
  
  是近亲属申请的。
  
  但这亲戚是谁……?反正不是小麦。
  
  看名字,他不认识。印象里,也不记得曾经见过。这名字都不姓张。
  
  兰泽琢磨着,如果找兰得一帮忙确认身份,一哥搞不好得骂他一顿。
  
  他顺手在手环搜了一下,公开的新闻档案中立刻出现了这位“近亲属”。
  
  是外交退休人员。那可就……
  
  兰泽手环上,张荷父母的联系方式,已经很久没有见面更新过了。
  
  他如今顺着张荷的关系分支找下来,才看见她父亲的头像已经变成了灰色。头像后面的字迹,也变成了浅淡的灰。点开之后,直接就看到了地址:那是一处墓园。
  
  张荷的母亲还健在。比她父亲年轻得多。如今该有八十岁了,年纪还不算太老。兰泽把她的头像点开,可见信息寥寥无几。名字……居然一字不差,对上了。
  
  张荷明明有活着的儿子,克隆居然已经启动。兰泽觉得这是个安慰。但心里又莫名觉得不大踏实。
  
  他辗转找了几个不同部门的朋友咨询了政策,才发现小麦因为突变而被标记为【特殊任务人员】。
  
  这一“特殊任务人员”的身份,具有“不可伤亡”属性;与离开地球的太空人“默认伤亡”的属性恰恰相反。
  
  都不被计入“地球后代”人数中。
  
  精英太空人的克隆政策,归根结底是为了补救人才池中的伤亡人员、维护太空人队伍、培养未来太空人而存在的。
  
  小麦根本不可能成为太空人。所以张荷必须被克隆。只不过,最先提出克隆申请的人,恰好是她的亲人。
  
  查询到了这些,兰泽松了一口气。政策执行没有任何问题。那么,复制版的小张荷一定可以毫无波折地生长发育,直到平安出生了。
  
  新年里,同时也是学期末,小麦每周堆在两天内的课,也陆续停课考试。这小子更清闲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