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末日拼图游戏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八十一章:永远的英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为白银大盟随机不能用加更,完成进度40/100。)
  
  两个k。
  
  看到这一幕的白雾,内心嫌弃惊涛骇浪。这个农场他来过,他也知道这里的孩子全是实验体。
  
  他们会按照资质分级。k代表着最高级别。
  
  两张鬼牌分别是“爸爸”和“妈妈”。
  
  仅仅一个黑桃十,就让自己从另一个不相干的世界,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k代表着什么水平?
  
  自己去过的这些地方,是否有关联?
  
  等等,如果井水意味着随机,扭曲,不确定性,那或许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
  
  又或者,就和恶堕化一样,自己去过的地方,其实暗含着潜意识里的欲望?
  
  白雾无法弄清楚,饮下井水后的过程太神奇了。
  
  但真正让他惊讶,并不是以上这些,而是那两个少年,都带给了他极其熟悉的气息。
  
  白雾不知道自己会逗留多久,这一次,农场主并没有忽然到来。
  
  他缓缓靠近两个少年,两个少年则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
  
  “总感觉这里有什么。”面容被仿佛是“尸斑”毁掉的少年说道。
  
  他把玩着那片叶子,白雾靠近了才注意到,这是时空力……
  
  这个人难道是初代面具怪人?
  
  白雾还记得,初代面具怪人说过,自己不愿意摘下面具的原因:我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
  
  他当时甚至相信了这句话不是调侃和自夸。
  
  可现在看来,这句话只是一句自嘲。
  
  面容全毁,像是经历了一场死亡。
  
  这一切与自己第一次看到面具怪人何其相似,当初面具怪人也是猛然间对江依米说道:
  
  “我仿佛闻到了因果的味道。”
  
  那个时候白雾就感觉到对方和自己不是一个次元的。
  
  而现在看来,这仿佛是某种天赋,也许是作为时空力拥有者的天赋。
  
  “是么?说不定有个人出现在了过去的时空,就像你一样,然后来偷偷窥探我们。不如打个招呼?”
  
  让人感觉如沐浴在圣光中的少年,竟然对着白雾挥了挥手。
  
  他的笑容还是那般让人着迷。
  
  如果不是白雾确定他们看不见自己,他甚至觉得这两个人也饮下了井水,能够看到特殊规则下的自己。
  
  “这种事情,不要随便说出来,我们的一举一动,也许都在别人的监听里。”毁容的少年说道。
  
  另一个少年耸耸肩:
  
  “如果真是那样,这农场就不会选在这里。这是一个无法监听的地方,这个地方也很难被人找到,所以同样的,这个地方也很难离开,但因此,一切才有意思。”
  
  他的目光从白雾所在的位置挪开,继续说道:
  
  “不要太迷信他的力量,小鬼只是大鬼的傀儡,但大鬼,也并非不可战胜。”
  
  “哈哈哈,我发现在你面前,我就是悲观不起来。我该说你是疯子吗?”
  
  “疯?骨子里,你可比我要疯,我这叫从容与优雅。”
  
  毁容的少年对这句话不评价。
  
  他们两个在性格上是有相似之处的,二人看待问题都很乐观。
  
  表现在一个喜欢纵声大笑,一个则总是带着颇为让人着迷的笑容。
  
  但最终,“大鬼”留下的难题,他们都会破解。
  
  “你想逃出去的原因,难道仅仅是因为有意思?”
  
  “当然不是,这个话题说过了,而且我们也印证过了,你也不想忽然死掉吧?不过你和我的命运或许不一样,毕竟你可是不属于这里的。”
  
  两个少年陷入沉默。
  
  许多年前,农场里忽然多了一名婴儿,这个婴儿很奇怪,按理来说,带着奇怪尸斑的婴儿,是无法留在农场的。
  
  农场里的婴儿大多很聪明,但并非只有聪明就行,在农场主的标准里,得是各方面都优秀。
  
  但农场主最终选择将其留下,还给了k的评级。
  
  即便是农场主,也不知道这个婴儿是谁,是否是来自小妹的阴谋?是否是某种变数。
  
  农场主不在意,因为婴儿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记得了。
  
  而婴儿身上有着一种很奇特的力量。
  
  他当然不可能猜到这个婴儿是来自几百年后的时空,也完全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这个婴儿的资质,出生时就伴有某种力量,这在农场主看来极为特殊。
  
  k级的资质,也是作为农场主也必须警惕的。
  
  面具怪人带给白雾的震撼不小,这股熟悉的气息,白雾不会看错。
  
  但真正让白雾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另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身上的气质,他实在是太过于熟悉。
  
  他怎么会在这里?
  
  白雾很希望自己的某个执念能够跳出来解释,为什么他会是农场里的那个k?
  
  得知将自己送来这个世界的,就是黑桃十的时候,白雾就思考过很多问题。
  
  黑桃十的逃离,是否和自己有关?
  
  这算不算一个闭环,自己造就了一切,才导致黑桃十杀死了自己?
  
  黑桃十是如何前往另一个世界的?
  
  如果没有时空力,那么黑桃十是掌握了某种规则吗?
  
  在黑桃十之前,是否还有其他人进入了自己原本所在的那个世界。
  
  这些问题再次涌入白雾的脑子里,这个瞬间,白雾忽然觉得一切可以说得通了。
  
  如果白远早就认识了初代面具怪人,就能够解释为何初代面具怪人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
  
  也同样的,能够解释为何自己童年会有那样的遭遇。
  
  白雾第一次感觉到心脏跳的很剧烈,前所未有的快。
  
  一直以来,他都期待过,自己和某人的经历,是某人刻意为之。
  
  虽然即便知道了这一点,他也不会原谅这个人,即便这个世界非常可怕,也肯定会有更温和的方式来塑造自己。
  
  这个有着让人着迷气质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白远。
  
  也许会认错初代面具怪人,但白雾确信自己,绝对不会认错白远!
  
  他的心绪瞬间乱了。
  
  这是否说明,自己曾经期待过的事情,都是真的?
  
  哪怕现在这些期待已经变得不重要,现在的自己已然能够坦然面对过去,但有这么一层原因,这本身很重要。
  
  这场缥缈的旅途,没有给白雾太久思考的时间。
  
  远处的世界已经开始消散。下一个场景,已经开始了重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