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地摄影师手札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1章 各怀鬼胎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里,举着手电筒的季马一步一个脚印的缓慢接近着那栋苏联时代遗留的老建筑。
  当他站在楼门口的时候,两个举着枪的人推开大门迎向了季马,而远在两百米外的卫燃,也立刻用瞄准镜套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胸口。
  这么远的距离自然听不到双方沟通的内容,但前后不到五分钟,三人便相继进入大楼,彻底消失在了瞄准镜昏暗的视野中。
  “但愿不要有什么意外...”卫燃暗自嘀咕了一句,耐心的等待着对方发出来的信号。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二楼冒烟的房间突兀的亮起了频繁闪烁的灯光。卫燃见状稍稍松了口气,沉吟片刻后,将季马的狙击步枪连同自己的背包全都用帆布帐篷包起来埋在了雪地里,仅仅只用爬犁拉着吃剩的鹿肉和鹿头以及鹿皮,沿着季马留下的脚印走出密林,走向了林间空地中央的那栋建筑。
  还不等他靠近,季马便和一个提着高压煤油灯的男人走出楼门迎了上来。
  见卫燃只用爬犁拉着昨天打到的礼物,季马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神色自然的介绍道,“维克多,这是我的朋友维克多,这位是来自科西尤河对岸的猎人阿基姆,他们也在狩猎驯鹿。”
  “你们运气不错,打到了这么大的猎物。”拎着煤油灯的阿基姆看了看爬犁上的鹿肉,“我们在这里等了快一周了才只打到两头狼。”
  “走吧!我们回去一起吃鹿肉!”季马接过卫燃手中的绳子,亲自拉着爬犁走在了最前面。
  跟着两人进入大楼内部,卫燃这才发现,一楼的楼道里还有十几条活蹦乱跳的哈士奇在跑来跑去,而在楼道两边的房间里,时不时的还会传出来驯鹿难听的嘶吼。
  跟着来到二楼,正对着楼梯口的房间里顶棚上,倒吊着两头已经被扒了皮的野狼。而且楼梯旁边的一个大房间里,靠窗的位置用半个汽油桶生着一堆篝火,周围还坐着四个正在打牌的男人。
  再次把双方相互介绍了一番,季马将扛上来的鹿肉放在一张擦拭干净的桌子上,从腰间解下斧头,三两下便将剩下的肋排以及两条前腿全都剁了下来。而那位阿基姆,也从隔壁的房间里拎来了好几瓶残存着积雪的伏特加。
  汩汩的冰凉酒液被倒进破旧的搪瓷缸子里,阿基姆第一个端起酒杯说道,“为了我们在这雪夜里的相遇,干杯!”
  “干杯!”众人闻言端起杯子仰头喝的一干二净。
  等到杯子重新倒满,阿基姆再次端起来说道,“第二杯,感谢新朋友季马和维克多为我们送来了美味的鹿肉!”
  这一次,卫燃和季马不约而同的留了个心眼,全都浅尝辄止仅仅抿了一小口。
  阿基姆也不在意,再次将杯子倒满之后热情洋溢的说道,“第三杯,祝我们今年都能捕到足够多的驯鹿!”
  三杯酒下肚,阿基姆和他另外四名同伴全都精神了不少,各自神色自然的掏出小刀在冻的冰凉的鹿肉上割下一小条直接塞进了嘴里。反观季马,在对方吃下鹿肉之后,也痛快的喝光了杯子里的伏特加。
  卫燃可做不到生吃鹿肉,更不想把自己灌醉,索性端起杯子再次抿了一小口。
  阿基姆等人倒也不在意,相继把嘴里的生肉咽下去之后,便忙活着把鹿肉切开架在了篝火上。
  不断跳动的火苗舔舐着结冰的鹿肉,每当最外表的一层烤熟,便被众人各自用小刀片下来,沾上一点食盐直接送进嘴里。
  如此粗旷的吃法绝对算不上美味,但却不得不承认将鹿肉的鲜美全都保留了下来,同时也非常的下酒,就连卫燃都忍不住喝光了第二杯伏特加。
  一顿荒野烧烤吃了将近两个小时,酒足饭饱的众人这才停下来,将杯子里的伏特加换成了廉价的速溶咖啡。
  “季马,今天晚上你们也睡这里吧,或者也可以去三楼,楼上还有两个窗户完好的房间。”阿基姆放下杯子指了指脚下的地板,“一楼的大厅里有木柴,你们可以自己生个火。”
  “我们明天可能很早就会出发去追赶驯鹿”
  除了最开始的三杯酒,后面全程几乎滴酒不沾的季马笑着站起身,“所以我们还是去三楼吧,免得吵醒你们。”
  阿基姆起身相送,顺便将一盏没有点亮的煤油灯递给季马,“晚安,明天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围猎。”
  接过对方的煤油灯,卫燃跟着季马爬上三楼,找了个距离楼梯最远的房间进去放好不多的行李,随后从一楼抱来木柴,在靠窗的墙角点燃了一堆篝火。
  “晚上警醒点”
  季马说话的同时,从房间角落捡起几个锈迹斑斑的铁皮罐头盒隔三差五的摆在了楼道里。
  “阿基姆他们有问题?”卫燃低声问道。
  “就算没问题也要警惕点,记得把枪打开保险放在手边。”
  季马说着点亮煤油灯挂在门框上,随后在离着煤油灯和篝火堆最远的昏暗角落铺开了睡袋。
  依旧是轮换值夜,只不过这次,前半夜换成了卫燃,容易出现意外的后半夜则由季马亲自来。
  不久之后,房间里响起了季马响亮的胡噜,而从楼下传来的打牌声,则一直持续到了半夜。
  守着篝火堆的卫燃抱着猎枪,时不时的扒着窗户看看外面重新开始飘起雪花的森林,时不时的探出脑袋看一眼被煤油灯照亮的楼道,极力对抗着酗酒后汹涌的睡意。
  强撑着熬到了凌晨三点,卫燃摇醒了季马,随后便钻进睡袋打起了胡噜。
  就在卫燃进入梦乡的同时,二楼的房间里,阿基姆的一名同伴已经将卫燃埋起来的帆布帐篷和背包轻轻放在了桌子上,随后低声说道,“刚刚在周围找过了,应该就他们两个人。”
  阿基姆闻言点点头,吐掉嘴里的牙签,拿起季马那支狙击步枪看了看,随后又递给了同伴,“先放回去吧,如果那两个年轻人明天一早离开,我们也别找他们的麻烦。”
  “老大,我们要不要...”
  接过枪的那名同伴还没说完,阿基姆便摇摇头,“接下来这片森林里的猎人会越来越多,难道全部抓起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