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地摄影师手札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2章 逃出针叶林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带着一连串火星和青烟的脆响中,这老头皱着眉头看了眼几乎跳起来的兽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犹豫片刻后,他伸手拿起兽夹在自己的腿上比划了一番,随后从包里翻出四枚SVD狙击步枪的弹匣,一发接一发的退掉里面的子弹之后,用两卷纱布条将其和周围砍来的松木棒一起固定在了自己的两条腿上,最后再次拿起兽夹比了比,他这才从周围的松树上砍下来一截木棍当作探路棒,继续追着对方的留下的痕迹前进。
  等他看到被季马丢弃的松枝时,更是连排除兽夹都免了,直接往一侧偏了五六米的距离绕开。从这往后,雪地上留下的痕迹变得越发明显,这老头子也跟着加快了脚步,同时也越发专注的盯着雪地里留下的线索。
  然而这一次,他的好运气不再,当他在绕过一片明显被处理过的脚印时,扫了眼脚印右侧微不可查的清理痕迹,下意识的就往左迈了一步,准备用手中的棍子引发兽夹,他已经摸清了季马布置兽夹的规律,而且以那兽夹的重量,他们两个人恐怕根本就带不了几个。
  然而就在他往左迈出的那一步塞进雪地里时,随着“咔哒”一声脆响,季马从侧面掏洞埋在雪地里的最后一枚兽夹被激活,狠狠的咬住了这个老头子的左腿!
  “啪!”的一声脆响,钻心的疼痛立刻让这老头子发出一声痛呼,随后摔倒了在了厚实的积雪里。
  费力的掰了掰兽夹,但没有季马一直别在背包上的摇杆,那巨大的咬合力别说人,就算是熊都别想打开。
  而且即便他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出乎意料的巨大力量不但让那两枚空弹匣被钢齿戳穿,甚至连更里侧的木棍都断成了两节。甚至在迎面骨的边缘都渗出了鲜血!
  试着爬起来拖动着没办法取掉的兽夹往前走了两布,小腿上无法忽视的疼痛和重量让他的步态都变得歪歪扭扭,但万幸的是,至少刚刚那一下并没有把小腿打断。
  皱着眉头看了眼咬住自己不放的兽夹,这老头子无奈的摇摇头,只能一瘸一拐的走到不远处一颗胳膊粗的松树旁,一边卖力的挥动斧子砍树一边骂骂咧咧的问候着季马全家的女性。
  当然,季马可不管这个,此时他正催促着卫燃加快脚步,朝着目的地疲于奔命。
  “季马,还,还有多远?”卫燃呼哧带喘的问道,他们都在雪地里连续跑了半个小时了,但却连所谓的猎人小屋的影子都没看到。
  “不远,不远了。”季马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就在前面,绕过那个小山包就能看到!”
  “走!”
  卫燃咬咬牙,发了狠继续朝着不远处的小高地冲去,而季马则先是举着望远镜往后看了看,见没有追兵的影子,这才赶紧追上了卫燃。
  等两人筋疲力尽的爬上山包,顺着另一侧的缓坡滑下去之后,一栋不到20平米的低矮木屋终于出现在了两人左侧的视野中。
  谨慎的绕着木屋转了一圈,季马立刻用钥匙捅开木屋的挂锁,招呼着卫燃走了进去。
  这木屋里的东西并不算多,仅仅一张做工粗糙的木头床以及一个石块垒砌的壁炉和塞满床底的木柴以及挂在墙壁上的锅碗瓢盆。
  季马撅着屁股跪在地上,从床底下抽出一根根的木柴,随后从里面抽出了一个不起眼的铁皮箱子。
  将这箱子打开,让卫燃惊讶的是,里面除了一台车载无线电之外,竟然还有个小型的手摇发电机!
  将手摇发电机递给卫燃,季马把车载无线电揣进怀里,随后拿上枪说道,“我们回山包上面,那里是信号最好的地方。”
  “你这都什么时候准备的?”卫燃丢下背包,抱着首要发电机跟着季马一边跑一边问道。
  “总得为我的客人安全负责”
  季马笑着答道,“从我第一次自己带客人来这里打猎开始,这些东西就在了,而且几乎每个月我都会拜托当地的朋友帮我检查一下。”
  “细致的毛子”
  卫燃嘀咕了一句,踩着季马的脚步,艰难的爬上了刚刚曾经滑下来的小土包。
  “你来发电”
  季马熟练的将电源连接在发电机上,等卫燃开始摇动手柄,且发电机上亮起绿灯时,这才打开无线电的电源,调整到一个熟悉的频率开始了呼叫。
  前后都不到一分钟,无线电频道里竟然还真给出了回应!接下来,季马用卫燃听不懂的黑话和对方一番交流,随后干脆的关上了无线电。
  “好了,等着吧,对方最多两个小时就到。”
  “也就说,这个频道一直有人听着?”卫燃惊讶的问道。
  “还记得我租车的杂货店吧?”
  季马直勾勾的看着卫燃,“我们这些带客人过来玩的猎人,每人每个月要付给他五千卢布守听电台的工资呢。而且让他救援一次,还要额外支付每人十万卢布的救援费用。”
  “懂,这钱我出,对吧?”卫燃无奈的问道。
  “慷慨又聪明的华夏人”季马不知是调侃还是夸奖了一句,不等卫燃说些什么,已经抱着无线电台再次从这小高地上滑了下去。
  两人回到猎人小屋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发动机的轰鸣由远及近,七八辆雪地摩托在密林中飞跃而出,在一个个漂亮的甩尾下停在了猎人小屋门口的空地上。
  直到摩托车上那些背着各式步枪甚至猎枪的男男女女下来,一直把枪架在窗户上的季马这才打开了车门。
  “车票十万卢布一张,要现金。”早就等在门口的杂货店老板说话的同时,也把摘下来的棉帽子伸到了季马和卫燃两人身前。
  见季马朝自己点点头,卫燃这才把提前准备好的几张大票放在了帽子里。
  那位一团和气的杂货店老板瞟了一眼帽子里的现金,借着弯腰微微鞠躬的动作,直接把帽子扣在大光头上,“小伙子们,上车吧,我们大概一个小时就能到因塔。”
  “顺便帮我们安排一家旅馆和晚餐”季马屁颠颠的跨上一位女猎人的雪地摩托,并在对方的笑骂中搂住了那位女猎人的腰。
  “没问题,因塔最好的旅馆,最好的晚餐。”杂货店老板说完,等卫燃也跨上雪地摩托之后,立刻拧动油门第一个冲了出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