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53章:番外 18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人,我确实不能审这个案子,这个案子理应属于大人您管。实不相瞒,这满匪山的四当家乃是我远房的表侄儿。我朝刑律曰:凡有官员亲眷涉嫌命案者,该官员不得审判此案,理应交由相关上品官员处理,请大人明鉴。”
  “哦,明鉴不必了,本官制定的律法本官自然明晓。本官就是不知年大人为何不一开始告知本官你们是血亲,不也少费些口舌?”
  年夔这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怎么答?这个逆女,越来越不像话了,得找个人管管她才是,反正他是管不了的。这个爹当得可真失败。嗯~,这李玄是当真不错,看着不苟言笑,温温和和。如果没有当年那件案子,怕是所有人都觉得他软弱可欺。想起当年那个案子,年夔到现在还背后发凉。血流成河,死了多少权贵呀,而这整个案件的主审判官,便是这李玄。这李玄……
  “年大人是在想何事?其实这答与不答也无关紧要,年大人不必如此紧张,,呵。带路吧,本官随你一同前去。”说完,便起身,缓步走到年夔跟前,抬手用拇指腹轻轻抹了一下年夔的额头。年夔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也用手抹了一把,这才发现,竟是冒了一头冷汗。年夔尴尬的笑了笑,做了个请的动作,随后二人便离开了此处。
  ……
  白来迎着晨风,又坐在了寨口,她,又在等她爹。
  这回倒是来得挺早,不过来的不是她爹,而是一群官兵。据说他爹和大理寺大人一起来的,只是在山下的案发现场看了看,就离去了。就这么确定我会乖乖跟着去?嘿嘿,还真是。众匪也屁颠屁颠乖乖跟着白来走,雄赳赳,气昂昂,向京沪衙门出发。把一路上的行人吓得不轻,一个小孩子看到这群人,哇的一声就哭了。他们一群人的气势瞬间就萎了,弯着腰低着头迅速离开了。
  ……
  “威武武武…”
  “啪~”醒木一拍,大理寺卿的开口道:“升堂”。
  额,这位大理寺卿大人是不是没睡醒,不仅醒木没拍响,说话也这么有气无力,虽然声音是好听吧,也掩盖不了肾虚的可能性。白来心里默默逼了几句。顺便白来偷偷瞟了一眼,坐在旁边听审的老爹,嗯,肯定没睡好,脸色发黑呀!
  “堂下可是满匪山众匪?”
  众匪点头称是
  “善喜药堂状告你们杀害药堂十三条人命,你们可认罪?”
  众匪整齐划一的摇头连声道:“不认不认,没有的事,不存在的!”其实李玄是觉得他们说话的方式怪怪的,难道他们都不是本地人?
  “你们说为曾杀害人命,那为何那十三人,会被利刃杀害在满匪山下?”
  众匪摇头
  “你们可有证据证明不是尔等所为?四当家,你说说看。”
  嗯?不是应该大当家说吗?拿她开刀几个意思?唉,没办法,人长的帅太惹眼就是这样。
  “大人,小的在!”白来笑得一脸谄媚,露出一排整齐可爱的白牙。李玄见她这副贱贱的模样,突然让他想蹂躏一番。“大人,人却实不是我们杀的,更准确的说是,我们对此事算是一无所知。善喜药堂的人,隔一段时间会派人来山里采药这件事我们是知道的,但我们一直与他们相安无事,我想善喜药堂的堂主也明了此事。”
  “一无所知?难道你们放哨之人也没一点察觉?”李玄又道。
  “这个大人恐怕就有所不知了,我们满匪山除了本月二七到次月初三有人放哨外,其余时间都无人。”
  “哦?这是为何?”这点李玄却实是有点好奇。
  “大人你又有所不知了,虽说我满匪山干的是匪子勾当,但我们是从来只劫富人财,不伤平民利。更何况是杀人这种事,我们从未干过。就算是劫财我们也是每月二十七到初三之间劫一次。劫来的钱财除了留下满匪山一月基本开支之外,其余的钱全部用在了皇城郊区的贫民窟,我们日常的生活也是饔飧不继呀!”众匪附和。白来用一副受了天大冤屈的模样把话说完。又看了李玄一眼,嗯,青衫绫绸,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实力,真是讨厌。但面上还是得笑着。
  又是这种贱笑,李玄喉头紧了紧,怎么办,好想弄崩她。
  “你是说,你们只劫钱财不伤人命?”李玄亲和问到。
  “那可不是嘛大人,您明察秋毫呀!”白来恭维道。
  “嗯,好,来人”李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额,白来怎么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她刚才!完了!她个蠢货!
  “满匪山公然违反大晋刑律第三百八十条,抢夺他人钱财,论数额看,理应牢狱十八年,但念其赈民有功,不伤人性命,从轻发落,以儆效尤。拖下去,一人五十大板。”话音一落,只听哭天喊地之声。
  “四当家的!活不下去了!山下的人都是坏人,嘤嘤嘤!”
  白来扯了扯嘴角,搞笑吗?搞笑这群匪子全部学她说话的方式,但是她现在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屁股上每多一仗,对李玄的怨念便深一丈。老子跟你没玩,混账东西,小贱人!她自己似乎忘记了,是自己卖的自己。
  听着外边的哭喊,京兆尹大人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那个想法真的好吗?他抬头看了一眼李玄。嗯?他竟然在微笑?!
  ……
  众人被拖回了公堂,个个一脸痛色。李玄看着白来难看有些发白的脸色。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他收起眼中的神色,又缓缓道,但这次的语气明显强硬严肃了许多:“你们痛吗?很痛是吧,那你们可曾想过那些人将死之前有多痛?他们的亲人有多痛?”
  白来一听这话,怒火瞬间就上来了。忍着剧痛,蹭了起来:“大人说到底还是不信我等,我斗胆问,大人你刚才说,那些人是被利刃所致,可否是一刀致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