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出笼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4.02章 星际中的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现在卫铿就有一个随身携带的工厂。现在可以随手拿着本位面材料捏出无人机的能力。
  
  只是卫铿这种死死捂住钱袋子的家伙,现在对初始能量是精打细算,无明确计划,绝不挥霍一分一毫。
  
  ……
  
  一下午过去了,卫铿确定自己降临的星球名称叫做“紫木星”,在三角形主大陆西北海岸线上。
  
  在河边的大树下,穿越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了
  
  将盘坐的大腿放开,伸直,卫铿干脆躺着。掐掉了身边的青草,闻着这芳香的草汁味道。
  
  卫铿就这么望着天空发呆,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等起身的时候,身边已经开始招飞虫了。
  
  “好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在太阳落下前,卫铿结束了呆滞。身边手放着的地方,土壤被扣出了一个坑,露出了埋藏不浅的大树脉络。
  
  ……
  
  荡星历1081年。
  
  在紫木星,西边这个不起眼的村子中,今天非常祥和,七八吨重量的驮牛在田野中耕地,村子道路是岩石铺设,人力拼装的马车拉运着货物。
  
  在田野中劳作的生物是星际重种,体型巨大,对草料的消化能力高,而且随着播种季节的到来而苏醒,过了农忙的世界改换草料后,就能长期睡眠一个星期来精简能源,无需像拖拉机维护,单单是靠着吃秸秆就能获取充足的能量。
  
  至于农作物所需要的养料,也可以有类似生物固氮的基因,完成高产。与其相比,蓝星上人类数千年对牛马的驯化还属于非常原始的状态。
  
  这里街道上的青石砖块仿佛停留在中世纪。
  
  但是市容中巨大的机械钟楼似乎是停留工业革命初期。
  
  而一些商铺中的卫星电话则又说明这里有着现代文明。
  
  二十一世纪的东方的旅游小镇是这样,但是这里没有旅游产业那一个个张扬的招牌。
  
  在地球上,当工业浪潮开始时,一个个村落就不可能在物质潮流面前存在朴素。哪怕信仰程度最高的印度,青年人对金钱还是非常看重的。
  
  但卫铿来到这个世界足足花费了一个月才找到这里文明和地球上的不同点。
  
  这里没有网吧,没有WiFi。但是每一个城市都有武技大厅。
  
  武道和战技,是这个世界成为人上人的阶梯,所以,这变成这里人的追求。
  
  ……
  
  在村子的训练场中,抬腿四百下的卫铿,听到了隔壁青少年兴致盎然的谈论“武道毕生追求”之类的话,心里“切”了一声。
  
  干啥,都混口饭吃的卫老爷,绝不相信“毕生追求”这词真实性。
  
  毕竟,见过二十一世纪娱乐海选,看多了一帮民间歌手叙述“演员是毕生追求”“唱歌是毕生追求”。说到底都是利勾人心,
  
  卫铿:要是各岗各业都有毕生追求,咋没见有崽子说“干好掏粪,为人民服务是我毕生追求”的话。
  
  ……
  
  对于武道,卫铿极不虔诚。当然亦可能觉得这个世界不适合自己,对此世界单兵武力的职业产生了相轻的心态。
  
  卫铿是以成年人,23岁的状态降临到这个位面的。
  
  在加入这个小镇的练武馆后,那位武道训练师,看了卫铿一眼,就指着实习位置让卫铿自己练了,没有瞧不起,只是单纯的忽略,不愿意关注。
  
  在根骨方面,卫铿是中等,
  
  年龄成年,可塑性弱,
  
  之所以还愿意收卫铿,纯粹是来充个数。未来可以招工打下手。
  
  ……
  
  而当卫铿因为根骨评定,对这个世界的武道体系决定敷衍了事时,时空管理系统,过来做了专门的解释。
  
  秦晓寒:根骨是根据爆发力,身体耐力综合评定的。
  
  这个评定只同剑徒阶段相关,在后期重要看“慧根”,也就是对空间感知的灵性。
  
  在考验大脑思维对空间建模的能力时,你绝对是上上品。而且即使是现阶段根骨,你也是可塑的(有挂)。
  
  在卫铿的视觉中,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系统检查员,直接调出了躯体的空间建模,上面,标注了一组组动态数据,密密麻麻让人头晕。
  
  卫铿乍一看有点熟,后来顿了顿反应过来,这不是潘多拉位面自己各个分体的大数据集合吗?
  
  系统:“在时间上,您无须担心,您的细胞活性进行了修改,您的骨骼恒定在了23岁,但是细胞状态恒定在十五岁,哪怕一千年都不会出现生理下降。您的大脑记忆忘却机制,也能确保您对二十年内一直在掌握学习的事物记忆犹新,反应迅速。”
  
  然而就是秦晓寒好说歹说,卫铿老爷仍没表现对这个新世界的兴趣。
  
  到了最后卫铿开始反向说教:“单枪匹马的武道是有上限的,没必要将过了争勇斗狠年纪的自己送到这个世界消磨时间。”
  
  在空间泡中,原本有个好心情的秦晓寒觉得“卫中士的确是有惹人厌的本事”,她漫不经心的换下了自己的女仆装,一个响指,变回了空间监察员的制服。
  
  空扭位面上,卫铿界面中
  
  秦晓寒发出了“无奈”的建议:“如果您认为最高武力是战争,我给你安排科学战场,核子洗地的那种。”
  
  卫铿突然觉得这个空扭位面空气挺不错的,自己应该在这片星空下走一走,瞧一瞧。
  
  ……
  
  “你,卫铿,过来。”武馆师傅看到卫铿似乎闲下来,让卫铿扎马步,然后手中一闪,他手上的空间器具扭出来一根长四米的空心铝棍。塞在了卫铿手上说道:“端平,然后练习刺。”
  
  卫铿老老实实的拿着,而不会和系统聊天一样嘴碎的对武馆师父抬杠:“练这个干什么?”
  
  作为天赋平平的家伙发出的任何询问,这个武馆领头,一般不会回话,就算自己问了,似乎也会斥责“废话多,不想干就走。”
  
  现在,卫铿还想在这干,这里管饭,而且每个月武馆还有一块银币。自己得存着。
  
  不过也正由于卫铿表现的和闷葫芦一样,这位中年的武馆老师反倒是常常额外叮嘱。
  
  武馆师父看着卫铿端大枪的姿势,说道:“手要拿稳,下个星期训练那几个小子的时候,你要给我戳疼他们。”
  
  卫铿心里吐槽道:“得嘞,您是把我当人型自动木桩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